医院凌晨挂号“替身”:饮料瓶、小板凳抢眼

自2011年7月28日北京预约挂号统一平台正式开通,越来越多的医院和患者开始习惯于使用网络或电话预约挂号。然而在预约挂号实施5年之后,北京的医院仍存在彻夜排队等号的现象。

医院凌晨挂号,北京医院凌晨挂号替身,北京医院凌晨挂号

  自2011年7月28日北京预约挂号统一平台正式开通,越来越多的医院和患者开始习惯于使用网络或电话预约挂号。然而在预约挂号实施5年之后,北京的医院仍存在彻夜排队等号的现象。

  8月16日凌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门诊楼外,折叠小板凳、装着水的塑料瓶、塞满杂物的布袋,组成了一列特殊的替身排队队伍。

  在这个“替身”队伍的旁边,有人席地而坐,有人垫着报纸、卷着凉席和衣而卧,既有患者和家属,也有黄牛。

  47号:花5元钱租来一个“替身”

  在由矿泉水瓶、板凳和各种杂物组成的队伍中,坐在板凳上的王凡显得格外扎眼。20多个小时之前, 王凡和丈夫带着女儿乘火车从山西来到北京。

  15日凌晨,一家三口到了北京后就在西什库大街附近找了200多元一晚的宾馆住下。当晚10点多,王凡来到北大第一医院,本来是“想打听一下什么时候开始挂儿科专家号”,结果数十个已经在“排队”的板凳和瓶子吓了她一跳。

  “我赶紧给老公打电话,让他带着孩子先睡觉,凌晨3点多来替我,到早上再换我带孩子过来。”王凡说,没想到挂个专家号会这么困难,“早知道这样就早过来排队了。”

  不熟悉情况的王凡没带凳子,但不多会儿,医院门口的一名男子凑了过来,向她推销排队的小板凳,押金和租金15元,天亮时挂完号交回板凳再退回10元押金。

  环抱双膝缩在小凳子上的王凡排在47号,10岁女儿的病情和5元钱租来的凳子,支撑着她熬过长夜的困倦。

  她指着排在自己前后的几个样式相似的空凳子说,它们都是被人租来当“替身”排队的。这些凳子的主人,大多躺在医院房檐下的几张硬纸板上,等待着早上的放号。

  第一次来北京看病的王凡还不知道能不能抢到号,“如果不行,我再带着板凳早点过来。”

  53号:无主“替身”被一脚踢走

  除了租来的小板凳,63个排队的“替身”中还有一排饮料瓶。

  排在40号的是一个拴着红色带子的可乐瓶,它的主人老耿正在门诊楼的房檐下休息。

  老耿已经不是第一次在这里排队了,他希望挂一个肾内科,他说给可乐瓶子拴上一根带子是为了和其他瓶子做区别,免得被弄混,而且“医院的人也可以看得到”。

  老耿口中念叨的“医院的人”,是院方两名过来巡查维持秩序的保安。

  凌晨零点左右,从医院里走出两名保安。保安沿着“长队”询问每个排队“替身”的所有者,熟睡的人纷纷醒了过来认领。

  到了40号这儿,老耿响亮地答道:“拴红带子的瓶子是我的。”保安听到后点了点头,继续寻找排在后面的患者。

  排在第53位的是一个红色的塑料桶,因为几次询问没有人认领,被保安一脚踢到了队伍外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