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银案背后刑警:有人含恨退休 有人离世

高承勇在8月27日落网的消息传出后,参与侦破此案的老刑警们感慨良多。28年间,昔日年轻小伙已然满头银发,有人含恨退休,有人无奈调离,更有人带着遗憾早早离开人世。

白银奸杀案,白银案凶手落网,白银连环凶杀案,白银连环奸杀案

  高承勇在8月27日落网的消息传出后,不大的白银沸腾了,困扰白银人多年的“噩梦”终于烟消云散。被生离死别折磨数年的被害人家属终于得到慰藉,穿上红衣、放鞭炮庆祝,而陪伴他们走过多年、参与侦破此案的老刑警们却是感慨良多。28年间,昔日年轻小伙已然满头银发,有人含恨退休,有人无奈调离,更有人带着遗憾早早离开人世,只因为当时白银案未破,不识凶手真面目。

  北京晨报记者昨日独家采访到白银市公安分局原刑侦队长张国孝的遗孀王福芬,以及当时参与办案的刑警。在侦破过程中,全队上下,每个人的脸上都难见笑脸,气氛紧张压抑。

  退休刑警:感觉不是欢快而是羞愧

  1988年5月26日的傍晚时分,白银市永丰街,白银公司23岁的女职工白某在家中被杀。

  张和平(化名)现在已经退休,他告诉北京晨报记者,在1988年的第一次凶杀案时,他是第一批到达现场的刑警。回忆起来当时的情况,他记忆犹新。事发房屋是一个套间,他们冲进去看到死者横躺在里屋,身体赤裸,满是伤口。“地上全是血,腥气特别重,我们刚进去,一个小刑警就转身跑出去‘哇哇’吐了。”张和平说,能够干刑警的人,心理素质都不错,但面对这样残暴的凶案现场,大多人还是有些不适应。“我忍着泛酸水,把现场工作做完,不过后来偶尔想起来,心里还是一阵冷。”在侦破期间,张和平和同事先提取拘留人员的指纹比对,比对不上,又逐渐扩大提取范围到白银户籍的全体男性。“那时候哪有现在的高科技,都是人工比对。虽然有指纹识别,但进展非常慢。每天不眠不休,也只能比对几十个。”有时甚至是刑警拿着放大镜看指纹。

  时光荏苒,已经退休的张和平那天在家里看电视得知高承勇落网,他说第一时间的感觉不是“欢快”,而是“羞愧”。他始终不能相信,这个疯狂的杀人凶手,竟然在他们的眼皮低下安逸生活了这么久。而当年,他们却将目标都集中在其他人群身上。“感觉当年做了很多无用功。那时候,我们通过作案手法、心理等多方面的分析,将人群设定为高学历的青年男子。但没想到,他只是个没能考上大学的农民。”对于破案细节,张和平表示不想知道太多。“这个案子困扰我和我的同事这么多年,到现在也算是个结果。只能说,人在做天在看。”

  调职民警:那段时间没人会开玩笑

  现在已经调职的民警李晓光(化名)向北京晨报记者讲述,他1999年调离刑警队到派出所工作。据他称,案发高峰期的1998年,他和队友们曾经两三个月没有回家吃过一顿饭,全体24小时在岗,不断反复研究已知线索,但没有实质性进展,这也让全队的情绪非常低落。

  他回忆,在那段时间里,队里没人会开玩笑,大家的脸上也几乎看不到笑容,每个人的神经都是紧绷的,而且生怕在他们还在侦破的时候,再次发生命案。“每天过得都很压抑。”他说。

  本以为换了工作,接触不到这案子就会淡忘,但李晓光想错了。“时不时就会突然想到白银案的种种,明明自己不想再围着这个案子转,却又不自觉地跟着走。”相比以前的“正面”研究,他开始关注网上的帖子。“对于凶手的猜测,有帖子推断他是无业人员,这点我很认同。后来案情曝光,发现他是打散工的,也差不离。”

  在过去的28年里,白银公安局换了8任局长,人工比对了至少十万枚指纹,请了上百位刑侦专家到甘肃白银支援调查。记者了解到,自白银案凶手最后一次作案后的第二年2004年,公安部曾经召开过一次专门研讨会,来自全国各地的刑侦、技侦等方面的专家,从凶手的足迹、血液、DNA、作案手法、解剖结果、疑犯童年经历推测等诸多方面进行过统一汇总。

  在此后的十多年里,有关白银案的线索每年都要拿出来重新整理,各地都要配合做指纹协查。可由于当时科学技术所限,白银案的侦破陷入僵局。

  疑犯妻子回忆:他抽血后吃饭手抖彻夜失眠

  多年来,网民反复推论的白银市连环杀人案嫌疑犯形象是:变态、仇视女性、性格内向、不善交际、孤僻。这与村民眼中那个孝顺、稳重,沉默少语的高承勇显得格格不入。可事实上,高承勇并非能冷静到底,高承勇的妻子张清凤说,在今年3月,公安部开展疑难命案积案攻坚行动后,高承勇也曾有过失常反应。

  张清凤至今都无法想象,和自己一起生活了30年的丈夫竟是“杀人狂魔”。“实在是无法接受。”张清凤希望这个消息是假的。但想起十几天前,警方给丈夫抽血,说要做DNA对比的时候,高承勇慌张的眼神和之后的一系列失常反应,让她不得不信。“被抓的是他,公布的照片还是他。”张清凤除了迷茫,就是后怕。

  “那天抽血后,他就好像心不在焉,晚上吃饭时手有点抖,我还担心他病了,就问他咋了,他还说没事,可能是白天搬东西累了,我就没有在意。”张清凤说,在这之前,一直都表象稳重的丈夫在最近的两三个月里,有那么几次彻夜失眠,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事实上,自从网上看到公安部展开疑难命案积案攻坚行动,甘肃省决定启动白银连环杀人案再侦破的新闻后,高承勇就变得不爱出门了。

  “有时候,我忙,让他去到外面换零钱或者进货,他都懒得动,一天没事就倒在床上睡觉。”张清凤说,在这之前,高承勇从来没有这样过。在婚后他有时候出门一个星期,或者好几天才回家,现在想起来,他那时候出门是去作案了。“那时候他回来,啥也不说,也没啥反应,和平常一个样。但是这次却不一样,经常心不在焉,好像有心事,有时候我问多了,他就说是累了,或者说想娃了。”

  在张清凤的眼里,丈夫高承勇是个老实人:话少,稳重,即便是生气打架,他也不那么爆发式的发火。两人是偶然认识。在交往中,张清凤觉得高承勇人老实,就答应了高承勇的追求。那时候的高承勇很会哄人,偶尔给张清凤买个小礼物。“我至今记得他给我的第一个礼物是一对一块钱的小耳环。”虽然家人反对,张清凤还是死心塌地地跟了高承勇,她觉得这个内向老实的男人就是此生的依靠。

  张清凤坐月子时,高承勇本应在家照顾妻子,但他经常性地会消失好几天。婚后的高承勇越发沉默,直到两个儿子考上大学后,他才有了笑容。上个月,张清凤去成都看儿子,还和儿子商量,等老二的工作稳定了,她和丈夫也搬到成都去。“他特别地高兴,说搬到那里再也不回来了。”现在想来,高承勇当时兴奋的背后,居然隐藏着天大的心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