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小学奥数刷爆朋友圈 可以培养神经病人(3)

记者手记 谁异化了奥数 竞赛数学早已存在,而奥数一词则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诞生。向着奥林匹克的精神看齐,中国孩子在国际上挣下不少荣誉。于是,家长们心之向往,也巴望着家里出一个神童,或逼迫或劝说,将孩子送

  记者手记

  谁异化了奥数

  竞赛数学早已存在,而“奥数”一词则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诞生。向着奥林匹克的精神看齐,中国孩子在国际上挣下不少荣誉。于是,家长们心之向往,也巴望着家里出一个“神童”,或逼迫或劝说,将孩子送往奥数班。

  抑或为了荣誉,一些学校也明里暗里将奥数作为入学指标。蜂拥而至的结果是,一线城市的奥数市场覆盖率曾达到70%。而陈平在采访中直言,甚至在人大附中,也只有10%—15%的学生适合奥数训练。

  可“全民奥数”的学生们呢?一些解不出题,有了畏难情绪,甚至为了达到预期效果,背起了题。

  在指挥棒的“魔力”下,孩子和奥数都失去了自然面貌。奥数,本跟音乐、航模一样,可以让孩子的思维插上翅膀,自由生长,一旦跟功利目的挂钩,便不再是启迪孩子的特长和兴趣,反而成为了折磨人的噩梦。

  这到底是奥数的错吗?奥数更应该作为的是一种学习爱好,而不应异化为部分家长和学生眼中的噩梦。奥数本身并无原罪,错的是把它作为了一个升学“工具”。让奥数自由生长,让孩子自然成长,方才是奥数初创的宗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