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银案嫌犯交代作案细节 心里慌了就杀人(3)

1998年,是他心灵最扭曲的时候 我一肚子火,差点抡起拳头朝他嘴上狠狠地砸一拳 从1998年开始,他杀人有些机械性了,这时候,他心理已经畸形,这一年,他连续作案四起。 1月份,他作案两起后休息了半年,因为警察查

  “1998年,是他心灵最扭曲的时候”

  “我一肚子火,差点抡起拳头朝他嘴上狠狠地砸一拳”

  从1998年开始,他杀人有些机械性了,这时候,他心理已经畸形,这一年,他连续作案四起。

  1月份,他作案两起后休息了半年,因为警察查案子动静比较大,周边也有人说白银出了个杀人狂。那半年,他就不怎么到白银来,怕被抓住。

  那年,同样在供电局宿舍,他杀了一个8岁的小女孩,杀了之后还强奸,那是他心灵最扭曲的时候。

  他下手太狠了,简直就不是人做出来的事。案发现场的桌子上有一杯茶,最开始,我们认为是小女孩给熟人泡的。实际不然,是他自己泡的。

  为什么这么从容?那天他从青城来得比较早,到供电局是下午两点钟左右,大家上班刚走,他想到城里人五点多才下班,家人不会再回来了。他很淡定,作案后,他觉得特别渴,就泡了杯茶,放了少量的茶叶。

  警方问他,杀小女孩的时候,你孩子多大?他说十岁。我和他对视,他就这么瞪着我,大概10秒,他才低下头。我一肚子火,差点抡起拳头朝他嘴上狠狠地砸一拳。

  我们这个职业,见过很多杀人现场,但看完那个现场后心情特别差。当时就想着把凶手抓着以后……你们想象不到我当时的心情,我自己也有小孩儿。

  这个案子的案卷,我看太多了,年纪越大越感情用事,今天差点上庙里去上香。

  高承勇还曾割下被害人的人体器官。他说割完后很兴奋。

  1998年11月30日,氟化盐厂女工崔某被害,身体多处器官被割,他说用了五分钟吧。就这么平静,可能比我说得还平静。

  我们当时也被熟练的作案手法给骗了,想要么是外科大夫,要么是屠夫。

  我们当时把周围大概一两百个垃圾箱翻完了,寻找扔掉的器官,但没有。

  高承勇说,每次杀完人,他把那些割下来的器官用塑料袋装着。从白银回家路上有个黄河吊桥,走到桥的中央,他怕连袋子扔被人发现,就解开塑料袋,把那些器官倒出来,刀子也一撇,回家了。

  这么凶残的手段,我们都怀疑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重大的变故,他说没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