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银案嫌犯交代作案细节 心里慌了就杀人(4)

他说,觉得心里慌,就要杀个人 你说他完全的变态?不是,他的准备活动做得很正常,很充分 警方问他,杀人之前会想什么?他说,到那两天就急得不成,觉得心里慌,就要杀个人。 于是,他第二天一大早就出门,四处转。他

  “他说,觉得心里慌,就要杀个人”

  “你说他完全的变态?不是,他的准备活动做得很正常,很充分”

  警方问他,杀人之前会想什么?他说,到那两天就急得不成,觉得心里慌,就要杀个人。

  于是,他第二天一大早就出门,四处转。他并没有特定的目标,都是随机选的,合适的就尾随进去,看得上就奸,看不上就杀掉。

  这个尾随过程,失败不止一次两次,说明这个人很小心。他内心就是我今天要杀个人,但不是那么盲目地杀人让人抓住。

  另外,他的奸和杀是分开的——就是想杀一个人,并不是想奸一个人,而且大部分是杀了但没奸。

  他说,切器官的行为,是一种报复心理,因为对方反抗。

  我们定性为故意杀人,因为他是有预谋的,有犯罪准备阶段:第一,晚上睡不着觉,第二天起来买个刀,就要杀人去。第二,他故意穿深色的衣服。命案现场进去以后,满屋子都是血,反抗过程中,他身上肯定有血。高承勇说,他每次穿个黑裤子,藏蓝色或者深色上衣,那种颜色的衣服血沾在上面外人看不到。

  你说他完全的变态?不是,他的准备活动做得很正常,很充分。他不是那种不计后果的,穿个白衬衣也要去杀人。

  1998年后,白银出了个“杀人狂”,专杀高跟鞋、红衣服、长头发女子等传言传开了。我当时还跟老婆说晚上不许出门。

  高承勇说,有时他也听别人说起这些,他只是听听,从不吭声。

  2000年、2001年、2002年,他继续作案。

  2002年之后,他停手了,一个是他身体已经不行了,后面有两个死者反抗得特别厉害,他已经有点控制不住;第二是因为,他两个孩子要上学用钱。2002年到2013年间,他大部分时间在兰州和内蒙古打工。

  2002年,白银也开始大规模打指纹,他知道这个事情,就躲出去。他是不是真心的害怕,我还不知道。

推荐阅读